宁波有多少家养老院


宁波有多少家养老院?长照历程像一场看不见尽头的马拉松,联合报愿景工程系列今年推出「活跃老化5.0/长照没有英雄」,透过调查、深度访谈、名人现身,走进照顾者家门,发现他人自以为是的关切及介入,是照顾者最大的压力来源;手足分工是最易引爆的照顾难题,许多照顾者有难言的苦水,但为了家庭和谐不愿面对镜头。

以下是上班族小曹的分享,这是她真实的的故事与心情:

一听到我把妈妈送进养老院,我妈最好的朋友郑阿姨就在电话那头哭了。她说:「小曹,你怎麽这麽残忍,你妈妈这辈子就只有你了,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她?」

不只郑阿姨,我是独生女,但家裡长辈多,他们对我也不谅解。

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是我不得己的决定。

73岁的妈妈失智快4年,一开始医师诊断是轻度,但她很快就失语,失去吞嚥能力,而且她完全忘记尿尿这件事。医师说她是「满溢型膀胱炎」,一般人膀胱满了会想排尿,但她丧失了这种感觉,一直到尿液自动从膀胱满出来,所以反覆泌尿道感染,几乎每半年就得往急诊跑,必须住院。

她原本用纸尿裤,容易红屁股。这次住院,医师建议她插尿管,医师说:「要是再感染,我怕没有抗生素可以用了。」也插上了鼻胃管,医师怕她没营养。

妈妈住院两周,一直昏迷不醒,家裡虽然请了印佣,但我真的觉得自己照顾不来了,如果妈妈三天两头跑医院,她很辛苦,我也会精神崩溃,所以把妈妈送去养老院,印佣也去一起照顾。

我明白家裡所有的长辈、妈妈的好友们全是了她好。

但大家都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他们以为妈妈还能走动,所以在家裡有什麽不行?更况还请了外佣,让妈妈住家裡舒舒服服,还能看看电视,多好?但其实妈妈只能卧床,以前还能走动时,也一定要有人看著她,就像照顾小贝比,没有人看著,不知她下一秒会发生什麽事。

妈妈退化得非常快,一开始去上延缓失智的课还会签自己的名字,但一下子就进展到别人6到8年才退化的程度。

护理师想了解为什麽?找我来填问卷,但有些问题我听了很伤心,例如:为什麽不来陪妈妈上课、爸爸为什麽不出现?我觉得她在暗示我,工作并没有比妈妈重要。这我完全同意,但我很也想问,如果我不去赚钱,怎麽维持爸妈的生活?医护人员都希望家属多多投入、多多参与、多多倍伴,但实际上就是有困难。

有人问我,爸爸呢?爸爸比妈妈还大两岁,他完全不了解也不能接受「失智」是怎麽回事。他想说拜神也拜了,中药也吃了,「为什麽你妈妈还不好?」他不知道妈妈不会好了,状况还会愈来愈坏。

去年开始,妈妈吃饭得把食物打成泥状,一喂就要三小时,爸爸很急,一直拍妈妈的手,叫她快吃,拍到妈妈的手都红了。那时请了一位看护来家裡,看护每天对我说:你爸爸对妈妈家暴!但我知道爸爸不是打妈妈,他只是希望妈妈赶快把饭吃下去,他认为这样才会快点好。

其实,妈妈一开始失智时,爸爸不赞成请外佣,他说他可以照顾,但他根本不懂怎麽照顾。有次帮妈妈洗澡,妈妈在浴室跌倒,头破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柱,爸爸完全傻住,我紧急叫救护车送妈妈去医院。

我并不希望爸爸照顾妈妈,他毕竟年纪也大了,他健康硬朗的活著,对我就是最好的了。我现在照顾妈妈分身乏术,如果爸爸也倒下,实在不敢想。

去年7月,老妈送急诊,老爸又昏倒,工作走不开,不住向同事求救,平常我很「ㄍ一ㄥ」,那一次却在同事面前掉泪。同事镇静地帮我分析,妈妈在急诊,怕爸爸中风,先顾爸爸,结果爸爸是中暑。

妈妈四月中住进宁波养老院,最近醒来了。她虽然失智不认得人,但她的感情并没有消失,她醒来发现这裡不是家裡,就非常生气,一直翻白眼,我只好一直握著她的手,一直抱著她,说「这裡是医院,妈妈你好了,我们就回家。」

我真的希望妈妈有一天能够回家。其实我不知送妈妈来养老院对不对。妈妈是很爱漂亮,自尊心很强的人,现在在这裡,「没事就被人打开」,要换衣服、尿管护理什麽的,如果她还有知觉,一定很难过。

我现在让妈妈住的是三人房,但每个月至少要花六万元。隔壁左边房间裡一位老爷爷,整天都在叫「小姐、小姐!」护理师过去了,他就问:「小姐你吃饭了吗?」护理师一离开,他就继续叫:「小姐、小姐!」

右边房间一位奶奶则是一直叫「救命!」,但只要家人一来,她就不叫了,所以家人都不相信奶奶会这样。

这裡的老人家让人看了很心酸,但我也不能做什麽,只能尽力把妈妈顾好。

还好工作上上司非常体谅我,我的薪水也还算不错,可以负担妈妈养老院和请移工的费用。另外,「我非常庆幸自己没有生孩子。」没有孩子,现在才能专心照顾妈妈,我也不望有孩子和我受一样的苦。我和几个朋友都说,以后如果发现自己失智,就要赶快去自杀,以免花很多钱,又拖累家人。

我过去是个对工作要求完美的人,也给属下很大的压力,完全是个严格的上司。现在人生重心转移,照顾妈妈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我虽然会因长辈和妈妈好友的质疑而难过,但我想她们对我所有的不满、咆啸和怨怼,都是因为关心,关心也是一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