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哪里有民办养老院


宁波哪里有民办养老院?老后最适合住在什麽地方?是自己的家、回到乡下、还是寄宿在儿女的孝亲房?80岁的退休教师黄女士,在67岁时,就选择和先生搬到「养老院」,一住10多年,日子还在持续累加当中。

养老院就坐落在木栅山区裡,环境清幽,当时先生来此一看,直觉般地认定,这是馀生最后一个「家」。

不过,黄女士刚搬进来时,对外有些羞于启齿,经过几年心境转换,如今生活俯拾皆乐趣,她像人类学家勤于做田野调查,写下实际见闻加上心得随笔,也让更多人发现:原来住养老院并不可怕。

67岁搬到养老院,当作住旅馆

黄女士自年轻时交游广阔,退休后更是一天到晚往外跑,先生大他10来岁,身体小病痛不断,常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家裡,难免有些失落。

直到一次家中遭逢小偷意外,黄女士终于点头同意,和先生搬进养老院,3个女儿也不反对,但她仍想保有过去热闹的生活,和先生约法三章:「我把这裡当作旅馆,还是会往外跑,跟同事朋友聚会。」

养老院的住民多属高龄族群,黄女士和先生一起外出时,常被人当作「看护」,还有人以为2人是父女,但她与更年长的「长辈」相处,反而感到亲切,「可能因为跟爸妈感情好,我很习惯在老人堆裡,他们对我也比较宽容疼爱。」

比起刚搬来的时候,三不五时外出赴约,忙得不可开交,这几年更勤于安静地阅读、写作,她说:「现在是最轻鬆的时候。」

在我们来访前,黄女士正在阅读日本推理作家宫部美幸的小说,她热切地分享,自己最喜欢的是东野圭吾的作品,「他的小说我都看完了,还跟小女儿去看改编的电影。」她一一细数,自己也是松本清张、远藤周作等人的书迷,形容「看别人写好开心喔,不用自己来写,有点像偷懒。」

养老院是宝矿,面对人生百态更成熟

换个地方生活,不只要调适自己的心态,也同时要应付许多人的好奇与臆测。

刚开始她和老同学分享住进养老院,总得到一双双同情的眼光,别人无心的一句评价,也让她颇为受伤,诸如:「你就是懒得做饭」、「是不想做家事吧」,搭计程车报地址,司机也问起:「是因为你没有儿子,才住在这裡吗?」那阵子面对别人迎面而来地「泼冷水」,她索性都说自己去养老院是「看朋友」。

「反正我80岁了,现在不一样。」如今她的态度落落大方,这些年在这裡起居坐卧,已转换心念,还觉得养老院如同一座「宝矿」,提前预习人生百态,做足了准备,所以快乐居多,哪裡还有委屈?

住养老院后和先生感情更好,大男人更柔软

她描述,现年超过90岁的先生,最近有感而发地告诉她:「当初选这裡是对的吧,幸好有你在这裡。」看似嚮往自由的黄女士,忽然有些感动,表情也温柔了起来。

她观察老伴,从以前的大男人,到现在变得更容易妥协,「他现在比较依赖我,到这裡以后,感情比以前好,他放我去哪裡玩,都觉得无所谓。」

2人年纪相差一大截,先生几度担心,黄女士往后的日子孤零零,不时提醒她做好「准备」,老是说:「如果我有一天走了,就赶快把我处理掉,不用告诉大家。」

她则透过日常互动,想让先生安心,从外面返「家」时,她会先摸摸先生的光头,或是临出门前,捏捏他的手臂。长年的感情,尽在不言中。

意外的是,黄女士生日当天,先生特别提议,一块去速食店庆生,用炸鸡来代替蛋糕许愿,让她每次想起,都忍不住笑眯了眼。

养老院裡写作,集结日记成书

黄女士谈到养老院裡的作息,「感觉时间变多了」,不时拿起笔记本来写作,遇到各式各样的「邻居」,有所感触就记录下来,日记、散文、随笔都不设限,累积到一定篇章后,自行印刷成册,打算让亲友留念。

再忙都要运动,乐在学新东西

如何在养老院但不「闷」?黄女士的日常亦静亦动,直说「不能只待在家裡、房间裡。」她每週有3天和不同朋友聚会,偶尔打打麻将、训练脑力,也在院内教手语课,生活安排得忙碌充实。

黄女士特别喜欢走路,「每次走回来就觉得心情焕然一新。」她从30岁起,还持续训练仰卧起坐,「我有36招,到现在不管多忙都要运动,练肌肉。」每天早上先练20钟的气功。近几年和老朋友聚会时,也发现自己的身心状态,的确比许多同辈来得健康。

黄女士尽兴地谈起一个新的梦想──学电脑,她希望能自己打字写稿,如此一来,就不用再请出版社,逐字逐句辨识自己的手写字。

「老了身体和心都要健康,要培养一种嗜好,像我晚上会写毛笔字,写完心情很恬静、快乐。」她持之以恆培养多种兴趣,而快乐似乎源源不绝而来。

住养老院保有自由,孤单时有同伴

黄女士认为,住养老院的好处,是保有「自由」,也有「同伴」,还能对照自己的状态,「我以前个性不开朗,可能后来接触很多人,慢慢受到影响。」

她看到一位要好的朋友,独居在大房子裡,常常半夜睡不著,只能醒来孤身看电视;她也看到许多人虽有另一半,彼此却放弃互动,老是避不交谈。对照自己,先生就在旁边,偶尔拌嘴,还有很多「邻居」相伴,其实已感到幸福非常。

养老院裡的心态建议:放下过去,保持开放

对于养老院新来的「邻居」,黄女士常主动付出关怀。同层楼的一位爷爷,刚住进来时就止不住哭泣,不停地表示「想回家」,她屡屡劝慰,「多走出来,大家陪你聊聊天」,那位爷爷仍然是把自己「封闭」起来,近来得知,他因为中风送医,情况并不乐观。

黄女士感叹:「放不下过去,心态闭锁了,身心怎麽会快乐?」

反之,她见过一位坐轮椅的奶奶,虽然不良于行,却积极把握运动的机会,还把椅子给坐坏了,这股不向生命屈服的动力,强烈感染周遭的人。

遇过形形色色的住民,让她感到难为情的,就属于「好为人师」型的长者。一位高龄9旬的伯伯,老是在她挟菜时,教训她的饮食有多麽不健康,让气氛尴尬不已,黄女士坚定地说:「我绝对不要像他那样。」

看见好友陆续凋零,努力锻鍊身心

这几年来,陆续得知亲友凋零的讯息,黄女士神色不禁黯然:「我也会难过,过不了这个关,有点像逃避一样,还是没办法正面对抗。」

她有一位好朋友因癌症转移到脑部,现在已经无法再认人,让她充满感慨,她激励自己,更要加强运动,「身体和心智一定会走上这条路,但至少让这一天来得晚一点。」

若有一天,真的要住养老院,日子不一定负面悲惨,只是换种空间罢了!反而多了很多「教材」,让自己拥有还不错的老后!如此想开,海阔天空。

宁波哪里有民办养老院?

宁波凯健夏映苑位于鄞州区,坐落于俯瞰宁波市商业街区,交通便利,环境优雅,周边集生活、娱乐、医疗配套设施一体的黄金地段,内设205间房,核定床位243张独立床位;配有单、双人间等各种房型,为自理长者、康复护理及认知障碍的长者提供适老化、个性化生活与专业照护的保障。长者入住夏映苑,在享受温馨陪伴和生活照料护同时,也可体验宁静与繁华;还可广交长者朋友谈古论今,长者在享受现代传统生活的同时,可以在兴趣爱好中一展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