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养老院那个好


苏州养老院那个好?照护的生活就像被套上手铐脚镣,日复一日,看不到希望,没有一丁点的自我空间…

老化社会造成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老年照护。《好想杀死父母》这本书可不只是一个妄想词,在日本已真真实实成为社会问题,而且愈演愈烈—【照护杀人】,也就是照护老人的儿女或家人,不堪永无止境的照护压力,因情绪失控而杀害病患。

独生子女未来最棘手的问题,就是照护老人

一项调查显示,有1/4的照护者曾想过要杀死久病的亲人,甚至干脆一起同归于尽。

所有杀人者都坦承,照护久病家人的生活就像被套上手铐脚镣,日复一日,看不到希望,没有一丁点的自我空间。即便已牺牲至此,也无法帮助亲人免受病痛之扰,更无法改变他们的搞怪难缠。

因此,让亲人死,似乎是唯一的解脱之道!

其实在我们国内也不乏这样的新闻:

◆2017年,广东省一八旬母亲亲手杀死智障儿子。

“是我自己对不起他,生成他这样,害他受苦,我宁愿自己犯罪,结束了他痛苦的人生,好过他生不如死。”

◆2015年,湖南永州“孝子”医生申安华在医院里掐死母亲,然后报警自首。

在此之前,申安华已经独自照顾常年生病的母亲数十年。

◆2010年,绥阳县一名父亲何某杀死久病不愈10岁女儿后自杀。

何某的女儿患有皮肤病,一直未能治愈。女儿的病情加重,让何某忧心重重,想着女儿因病痛苦自己却无可奈何,便想以结束女儿的生命,来解除她的痛苦。随后自己喝农药自杀。

◆2009年,长沙县51岁儿子用砖头拍死久病卧床母亲,称为尽孝。

“82岁的老母亲不但老年痴呆,还中风。屎尿都在床上,我去唤姐妹来帮妈妈洗个澡,却无一人理睬。” 51岁的冯正兵说。

有一天,来到母亲床前,看着母亲连吞咽都痛苦的样子,当即在门外捡回一块红砖砸死了母亲。然后跑到门外高呼:“我把我娘打死了,我要坐牢去。”

2016年年初,一名媳妇因为不堪经年累月的照护压力,一手闷死了长期卧床的公公,然后自己跳楼身亡,邻居都无法相信这名孝顺出了名的媳妇会下此毒手。

在网上,我们也经常看到一些家人久病,在生活重压下的照护者的倾诉:

“为了妈的病到处寻医问药,已经花了很多钱,单位领导问我为什么老请假,我真是一肚子的委屈无处说。忙完一天到家,莫名其妙哭了一宿,心疼自己更心疼妈。”

——小小小喵_最爱费德勒

“父亲病了几年了,阿尔兹海默症,昨晚我很崩溃,跟丈夫说‘心态很崩溃的时候,我真希望父亲已经不在了,但每当我有这种想法时,我觉得自己好差劲,心态更崩溃了’,我爱他,可这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家家

苏州养老院那个好?照护老人是一个曲线永远下滑的无望过程,任凭花费再多的努力,老人的身体只会衰败,绝难有奇迹似的复生,照护的过程无可预见任何成就感,而生病的老人更可能因长期病痛而变得古怪刁钻,一个照护者所见尽是灰暗与难堪,若自身无透澈的自觉与智慧,任何人都绝难乐在其中。

如果,受照护者又因失智而无法清楚意识到照护者的辛劳,不懂感恩,又不断怀疑、羞辱、责骂照护者,甚至因大脑丕变而出现暴力行为,一个修养再好、同理心再强的照护者都可能失控、崩溃。

我自家的几个姐妹在照护老妈的这几年也曾经历相同困境。首先揽下照护老妈重担的大姐,就曾经因为失智老妈长期病态性的唠叨、辱骂、刁钻、难缠,甚至出现暴力行径,而出现精神衰弱的症状。

大姐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对劲,只要一开口,便是吐露对老妈苛刻的抱怨与恨意,白天要上班的她天天感到身心疲惫,最后提不起劲工作,直到被诊断出自己也染上严重的忧郁症,我们几个妹妹才发觉事态严重。

大姐最后不得不放下照护的重担,而我们几个妹妹也从一开始的不谅解而转为同情理解、伸出援手。

目前,照护老妈的重担由二姐主动接手承担,老妈的病况当然不可能奇迹似的好转,但有了大姐的先例,我们姐妹就更懂得对辛苦的二姐展现倾听、同理,以及在能力范围内适时缓解二姐的照护压力。

所幸,我们有姐妹4个,照护的人手已算充裕,而更好的状况是,娘家虽没有万贯家产,但若节省度日,老妈在经济上尚无后顾之忧,尽管我们已算是很好的状况,但仍无法摆脱照护父母的诸多困扰。

对于照护老人,我们不能再事不关己,而是必须警觉—有一天,我们就是一名压力缠身的【照护者】,或者更可能就是折磨亲人的【受照护者】。

基于父母寿命的延长、经济大环境的衰败、难缠病症的产生,子女照护父母的方式与心态,势必得重新思考:

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提供照护,剩下的就交给专业看护或是养老院。

绝对不是冷血无情,不要屈从于周围反对的声音,也不要责备自己。

寻求不辞掉工作就能照护父母的方法。

除了不婚族与父母的对立、照护难缠老人的问题,最煎熬的【双重杀】—除了上有老人要照护,如果家里还多了不愿独立的蜗居族,啃老族,那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给予中青年族巨大压力的年代。我们虽走过最美好的年代,关于家庭虽有着抹灭不去的理想样貌,但是这整个世界的经济就是不断在崩坏、社会价值就是不断的对立和撞击中前行。

长年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残障的配偶或患病的孩子,许许多多家庭都在上演类似的故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的“山东婴儿被活埋事件”,也是这些故事中的一个!

男婴的爷爷称,孩子有病,以为死了,就埋了。

如果不是附近村民恰巧经过,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或许这个孩子真的就会被长埋地下了。

你说这个爷爷是个十恶不赦之人吗?也许未必!他无法接受的并不是这个孩子,而是对这个孩子可能拖垮一家人的恐惧。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其实不仅仅是儿女,父母长辈也是一样。面对亲人长年累月的生病在床,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顾时,多少人会磨掉耐心,从开始的悉心照料,到最后的无能为力,甚至一脸嫌弃。

而很多时候,这种嫌弃也是对自己无能为力一种痛恨。

对于久病亲人的家庭看护非常艰辛,压力也很大。除了考虑医疗费用,还要随时要应付不断出现的新状况,甚至还得不到家庭和病人的认可。看护过程中的挫折和无奈触发的愤怒和怨恨,无处诉苦,也无人协助。

无论是看着所爱的人受苦,还是自己受苦,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我们现在的大环境是,不管社会还是家庭,注意力往往只集中在病者身上,而忽略了看护者也需要理解和支持,很多看护者其实也由于长期的压力,处在崩溃边缘。

苏州养老院那个好?在这些例子中,我们也看到,哪怕是我们以为拥有专业知识,已经看惯了疾病和生死的医生,面对这种情况下的崩溃也会无力应对。怎样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积极平和的心态,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修行。

我身边许多同龄人谈起不生二胎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经济压力大和带孩子太累。回想一下我们没有成箱成箱玩具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们很容易发现:有没有钱,其实是相对的。我们更多是因为不想背负精力和时间上的代价。

“趁着年轻,何不尽情享受生活呢?”但无形之中,这种选择实质上,不过是将压力转嫁给未来的孩子和自己。

当下社会“好想杀死爸妈”的呐喊,启发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思考“为了在身心体力最佳的年岁更多享受生活,而不生二胎”,是否真值得:

如果我们看得远一点,当下的“潇洒轻松”,也许在我们年老的时候,会转换成另一种我们与孩子共同的“不轻松”,甚至“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