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年人护理院

早上7:50分,上班的人陆续走了,位于上海浦东花木牡丹路上的金桂小区一下子安静了,老人陆续出来下棋或者到附近的樱花菜市场买菜,甚至有的老人骑着摩托车到附近的世纪公园地铁站拉点私活。

“来来来,后座都可以挤两个人,你一个人肯定没有问题的啦。”年近70岁刘大爷是个地道的上海人,退休金有6000多元,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骑摩托,后来发现了从地铁口到附近小区这“最后一公里”的生意,娱乐赚钱两不误,不过,自从有了共享单车后,这生意就不好干了。

刘大爷表示,单单他们小区的老人就至少上千,大部分属于居家养老,即便有失能或者半失能的老人,也大都是请保姆在家照顾,不过,这类保姆并没有医疗方面的知识,二者的契合度都很低,有的家庭为此一年更换了11个保姆。

据记者了解,上海是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为此,市委市政府也在不断加大养老方面的投入,但是,针对老年人的服务人员专业化水平依然是个短板。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老年人的需求层次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需求结构从生存型变化为发展型,同时,服务需求从简单的生活照料发展成多层次、多样化,只有更精准的了解需求,才能更好的满足、创造和引导需求,这其中,关键是要不断的提高为老人服务人员的专业化水平。”6月13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市老龄工作委员会主任尹弘在“2018中国国际老龄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专业化护工的短缺,严重制约着上海养老服务产业的发展。

中国“最老”的城市

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约2.4亿,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超过1.58亿,分别占总人口的17.3%和11.4%,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老龄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还在加速老龄化。其中,就上海而言,在户籍人口中,目前60岁以上人口占33.2%,达到483.6万,预计2020年将增长到530万,同时,由于421倒金字塔型家庭结构带来的少子老龄化和多老老龄化交织,整个社会抚养比项不断创新高,由此带来的社会化养老需求十分强烈。

随着老人占比的增加,人口预期寿命也在继续攀升。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上海市人口预期寿命为83.37岁,随之而来的就是老年人口抚养系数再创新高。据记者了解,上海市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负担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抚养系数2017年达到了58.8%,比2016年增加了4.7个百分点;从总抚养系数来看,这个比例已经达到了77.1%,即每1.29个15-59岁劳动力要负担1个60岁及以上或0-14岁人口。

“今天,中国已经走入了老龄社会,而上海更是提前跑着进了老年社会,33%老年人的比例,已经让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非常窘迫的景象。”上海健康医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黄钢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