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最高端医养老院是哪个

幼有所依、老有所养,不仅仅是为了生命的延续,更是为了社会的延续。“空巢老人”“孤寡老人”的出现折射出社会“养老难”的问题。面对社会不断增多的老人,和那些城市年轻人留在农村的父母,如何发展符合实际、方便优质的农村老人养老服务体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教授青连斌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思路。

“养儿防老”受冲击,市场养老难“补台”

农村的空巢老年人所占比重比城镇更高。农村空巢老年人中,相当一部分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甚至处于失能、半失能状态,他们的日常生活需要别人照料,许多老年人一日三餐、甚至喝口水解渴都成了难题。在家庭成员越来越难以承担空巢老年人日常生活照料、医疗护理和精神慰籍重担的背景下,健全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发展社会化养老服务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途径。

记者在重庆石柱、开县、涪陵、南川等地,走访近百位高龄空巢村民发现,随着农村大量劳动力外流,传统的“养儿防老”作用受到冲击,家庭赡养功能弱化。

在开县关面乡小园村,近年来发展美丽乡村,许多农民住进新房,生活有了很大改善。80岁农民熊朝寿的3个儿子都搬进新村,自己却在1公里外用塑料搭起简易窝棚,独自生活。家里建起新房,为啥还独居?熊朝寿的回答让人意外:“儿子们都打工去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不能守着空房子过活呀。新村离田土比较远,我人老了,爬坡上坎不得行,只有搭个棚子,在附近种点玉米、马铃薯,把生活维持住。”

“我们村独居的‘空巢老人’超过110人,老人们居住分散,他们一天到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小园村支部书记陈仁明说,以前在村里,除了靠子女养老之外,村民也有相互扶持、邻里互助的传统,现在农村人口流失,传统社会关系也在淡薄,老人想要买点药、送点粮食,村里人都是不给钱不帮忙。

一方面,传统养儿防老、互助式养老难以应对农村日益沉重的养老需求;另一方面,作为补充的市场化养老体系发展难度很大。在重庆南川区,全区60岁以上老龄人口超过12万人,老龄化率达到17%,其中仅农村空巢老人就有8500多人。据统计,南川区市场化养老院有床位1600多张,但空置率接近40%。

“一边是养老床位空置率高,另一边大量农村老人有养老需求,住不进养老院,反差的背后是高企的养老成本、传统居家养老观念,使大多数农村高龄老人很难进入市场化养老体系中。”南川区民政局局长杨兴明说,区里新增一张床位,平均成本要9万元左右,养老消费价格偏高。老人住养老院,月平均花费1200元左右,这对很多农民而言,价格难以接受。

“在很多地方,养老产业炒得热,但其实尚未找到商业盈利模式,而且很多农村老人觉得,有子女还到养老院去,是件丢人的事。”杨兴明说,区里5家民办养老院全在城区,乡镇一级都没有,更别说办到村里。为降低市场化养老成本,政府每个床位补贴5000元,但吸引力仍然不足,每年补贴资金花都花不出去。

探索农村综合性养老模式

日间照料和短期托养是发展城市社区养老服务的重要方式,同样适合于农村。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大量农村人口进城,农村出现了大量的空置民房。在行政村和农村小学的合并中,也出现了许多废弃的行政村办公用房和学校用房。这些闲置的农家大院、废弃的行政村办公用房和学校用房等都是宝贵的资源,通过租赁、转让或划拨,加以改造和修缮,完全可以用作发展日间照料、短期托养和互助式综合养老服务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