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哪里适合养老院

根据联合国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比例超过14%就进入“老龄社会”;比例达20%则进入“超老龄社会”。在人口老龄化日渐严峻的今天,如何做到让老年人老有所依、安度晚年,是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难题。

真正重视养老问题是从2012年开始的,在这之前,中国人对于养老还停留在传统观念领域,养儿防老,死活不去养老院。然而,随着老龄化的加剧,现代人思想的改变,养老生活也慢慢发生改变。而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养老服务这一块,都十分重视,发展趋势也略有不同。下面,凯健养老院就带大家一起了解一下全球养老发展趋势。

英国:更多发展社区养老“如同在家养老”

英国是较早进入老龄化的国家之一,老龄化问题较为严峻。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7月发布的数据,英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为18%,85岁以上的老人占2.4%;预计到2046年,英国65岁以上的老人占比将达到24.7%。同时,英国人的预期寿命也在不断增加。预计到2036年,女性的预期寿命将达86.6岁,男性达83.7岁。

社区养老是目前英国大多数老人选择的养老方式,这体现出英国人“在家养老”或是尽可能地“如同在家养老”的理念。按照英国有关社区照顾的法令,几乎所有的社区都配备相关的辅助设施、提供面向老年人的服务和帮扶政策。在社区网站上可以查阅到各种养老需求所对应的服务。

如今,英国社区养老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体系,与建设养老院、将老人集中起来看护相比,“去机构化”的社区养老可以更好地调动民间资源,展现养老服务的灵活性,也能够让老人最大程度地融入家庭和社区,尽可能让老人能够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安度晚年。社区服务部门受政府监督,机构的资质、服务的水平以及从业人员的资格等都定期受到核查。老人可根据自身需求和自理能力,选择老年人活动中心、日托所、护理机构等,服务内容涵盖照顾生活起居、陪同购物就医、心理支持等方面。

日本:为老人开展众多“定制服务”

近年来,日本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最新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已达到3557万,占总人口比例的28.1%,预计到2055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38%。随着“超老龄社会”的到来,老年人成为日本企业重点关注的目标。提供更加适合老年人的商品和服务,既能够便利老年人的生活,也能推动消费支出的增长,为日本企业和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在出行服务方面,日本群马县渋川市社会福祉协会今年3月推出一项面向75岁以上老年人的拼车购物政策。老年人前往两公里以内的超市,只需支付500日元(100日元约合6.12元人民币)的往返路费。超过两公里后,距离每增加500米,需要加付100日元。这项服务受到当地老年人的普遍好评——“出租车司机帮忙把东西拎到家门口,购买较重的物品也不用担心了。”渋川市社会福祉协会计划在未来3年把该服务推广到全市范围,进一步增加参与店铺的数目。

老年人各种日常需求,也启发企业开展众多“定制服务”。近年来,科学技术的发展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也让不少老年人感到困惑。为帮助老年人融入智能社会,日本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都科摩公司专门开设了面向老年人的“智能手机教室”,手把手教授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此外,为让老年人能更好地理解家电功能,日本一家企业在销售面向老年人的产品时,特意招聘60岁以上的人群作为工作人员。

日本多家化妆品公司均推出了面向老年人的化妆品。这些企业走进养老院,为老年人定制化妆,给他们带来美的享受和愉悦的心情。

在饮食方面,日本明治屋食品连锁店近年来不断推出质地松软美味的食品,让牙齿脱落的老年人也能吃到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的调查,2017年日本针对老年人的加工食品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668亿日元,未来这一市场规模还将不断扩大。

挪威

在挪威根本就没有养儿防老这一说,在他们看来,去养老院养老是最好的晚年生活,既能自由自在,还不会给儿女增加负担。据有关数据预测显示,挪威的养老基金是全球最大的投资基金,而只要是活着的长者就是百万富翁。由此可见,挪威人对于养老是十分重视的。

挪威的老年福利不仅仅体现在老有所养方面,还有老有所为。正常情况下,挪威的养老机构环境都非常好,空气也十分清新,随时都能听到钢琴与合唱声,甚至还有长者演讲、歌舞表演、外语培训等项目,让人十分的羡慕。

瑞士

在瑞士,为了养老,瑞士联邦社会保险部开发了一个养老项目,即将年轻时照顾长者的时间存起来,等到自己老了可以享受到同样的照顾时间。申请者必须是富有爱心、善于沟通以及身体健康的,能有充裕的时间去照顾长者,这样就会将其数据存入到个人账户当中,当他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会有人免费为他服务。

这种养老风格已经蔚然成风,既节省了养老开支,也解决了社会问题,同时有很多年轻人喜欢这个服务,并愿意接受,给社会带来很好的影响。

中国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似,中国的养老金制度受困于老龄化。由于中国经济发展还未真正进入发达国家之列,老龄化却远快于其他国家,养老金系统的存续受到的挑战特别巨大。

截至2017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超过2.4亿,占总人口的比例是17.27%,65岁以上人口1.58亿,占总人口的比例是11.37%。虽然从现阶段来看,中国的老龄化并不算最高的,但如果仅从参保人员的养老金缴纳者和领取者之间的比例(抚养比)来看,养老保障制度的整体压力已经极高。

一方面,领取养老金的人口正在快速上升,另一方面,养老金缴纳者的比例持续缩小。抚养比快速下降之后,养老金的压力日益显现。为了应对养老金的挑战,开源节流是政府主要的对策。

开源方面是加大社保的征缴力度,特别是将社保征缴划给税务之后,社保征缴的收入将进一步上升。同时,将国有企业的10%股权充实社保,以对社保的存续性做最后的保障。当然,财政补贴继续加大是不可避免的,这对政府开支进一步带来了压力。

从节流上来看,提高退休年龄是最快捷的方式,通过这一手段,可以大大增加养老金的缴费人群并降低领取养老金的人数。这也是各国老龄化的主要应对手段之一。

大力发展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第三支柱的个人年金也是从总体上减缓政府压力并提高个人的养老保障。从国际经验来看,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养老金的替代率长期是下降的,为了弥补养老福利的下降,推动企业和个人发展积累制的养老金制度是能帮助各个层级人群提高自身保障的有效方式。

最后,养老保障还需与医疗保障、其他相关保障相结合。从世界经验来看,无论是长期护理保险还是针对老年人的医疗保障升级,都对养老保障提供了较好的支撑。如何推动社保和商保共同来推动养老保障的升级将非常关键,当然这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