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最高端的养老院

非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养老院的。但是当生活开始不再能完全自理,而儿女又工作忙碌还要照顾孙子,无暇顾及你时,这似乎成了我唯一的出路。
我要准备搬家了,搬到养老院去!
养老院条件不错:干净的单人房间,配有简单实用的电器;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饭菜还算可口;服务也很周到;环境也很优美。就是价格不菲。
我的退休金肯定无以支撑。但是我有自己的住房,将它卖掉,有了几百万,钱就不是问题了。
我养老花不了,不久的将来剩下的就作为遗产,留给儿子。儿子很理解:你的财产应该您享用,不要考虑我们。
剩下的就是我要考虑做去养老院的准备了。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指的是东西多。过日子针头线脑什么也少不了。箱子、柜子、抽屉都装满了各种日常用品。
四季的衣服,四季的床上用品,堆积如山;
我曾对红木感兴趣,桌子、椅子、柜子,全套的红木家具;
我喜欢收藏,邮票集了一大堆;
紫砂壶也集了百十来把;
还有许多珍藏的小件物品,什么翠、和田玉、核桃,黄金、白银等小把件、掛件,还有二条小黄鱼;
特别是书,整个一面牆的书柜,装的满满的;好酒什么茅台、五粮液,洋酒,也存了几十瓶;
还有全套的家用电器;
做饭的各种器具,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各种调料,再把个厨房也塞的满满的;
还有积攒的几十本像册……
看着满满的一屋子东西,我发愁了!养老院只有一间屋子,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冰箱、一个洗衣机,一台电视机,一个电磁炉,一个微波炉。根本没有存放我这些平生积攒的财富的地方。
在这一舜间,我忽然觉得,我的这些所谓财富都是多余的,它们并不属于我!我只不过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它们实际上只属于这个世界,轮番降临的生命,都只是看客。
故宫是谁的,皇帝认为是朕的,但是今天,它是人民的,是社会的。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比尔.盖茨要把自己身后的财产全部捐献;为什么马未都宣布要把他博物馆的全部藏品全部捐献……
那是因为他们明白:这一切原本就不是他们的,他们不过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倒不如沽名钓誉,落得个积善行德。多么明智!我的这一屋子东西,真想捐献,但是拿不出手。要处理现在成了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