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高端养老院价格

人与人之间相互交流的风格有很多种。在养老院里,与失智老人的交流就需要掌握好几种完全不同的交流模式,需要学会瞬间转移、转换角色。失智区域的一天里多种行为模式并存,一会儿像进入了音乐剧场,一会儿像进入了游乐场,一会儿像进入了幼儿课堂,护理员耳朵里没有一刻是安静的,眼睛要同时盯着好几个顽皮的爷爷奶奶,活动能力强的爷爷奶奶更是在锻炼护理员们的体力,夜里起来游走的,护理员也要紧紧跟随照顾……
我喜欢夸别人,更喜欢别人夸我
“再吃一口,吃了美容。”郭奶奶听了,乖乖地转过头来又吃了一口。在一楼的餐厅里,郭奶奶的女儿正拿着一盒切得小小的、匀匀的西瓜片一口一口地喂着郭奶奶吃。郭奶奶吃得不专心,东张西望,到处瞅,朝走过来的护理员张大姐叫一声“大姐好”,又朝旁边的李爷爷看一看,说一声“大哥好”,当听到女儿在叫她吃西瓜时,她又转头来朝女儿彬彬有礼地说:“谢谢大姐,你自己吃吧,我不吃了。”郭奶奶的女儿轻轻拍着郭奶奶的手,在郭奶奶耳边轻轻说:“再吃点啊,吃了美容。‘’就这样,她不厌其烦哄着郭奶奶把保鲜盒里的西瓜吃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喂给旁边坐着的老人了。
女儿说:“老太太特别喜欢美,也喜欢听别人表扬她。现在即使是糊涂了,听到别人夸她,也非常高兴。她心情好了,也爱夸别人。”走在失智症照护区,郭奶奶满口都是对别人的赞美:“大姐,你真漂亮!”对方回应:“你今天的衣服真好看,真漂亮!”这样有来有去的温暖问答经常回荡在走廊里。
不知不觉,郭奶奶在院里已经五年了。入院前,郭奶奶可自立了,要求独住,喜欢练剑,练气功,不太喜欢社交,只喜欢和练剑的师傅交流。每次女儿去看她,她都会说:“你们忙去吧,不要过来了,我得去忙了。”然后她骑着自行车到处走。最严重的一次,她从北京的西边骑行到北边,家属在派出所找到了郭奶奶,有惊无险的经历让郭奶奶的儿女们一次次的担心受怕,每天上班还要照顾家里,实在没有精力把郭奶奶照顾好。刚开始他们抱着试试的态度,把郭奶奶送进养老院。最初不忍心,不放心,儿女几乎天天来看郭奶奶,每次来,发现郭奶奶乐呵呵,眼睛里只有养老院的大哥大姐,她觉得这里是她以前上班的地方,都是她的同事,很适应。
护理员经常被郭奶奶充当成她以前的各种熟人,护理员也将计就计变化身份,以此安抚郭奶奶。女儿觉得这样的气氛在家里是做不到的,她没有精力每天陪郭奶奶到外面晒天阳,更没有精力天天跟着郭奶奶到处跑,防走失;而养老院有这么多人在一起热热闹闹陪郭奶奶聊天,还一天三餐变换着食物给郭奶奶吃,就这样,她放心地把郭奶奶托付给养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