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前十养老院

对此,笔者想从自己的实践经验说说:在可见的将来,社会养老机构最终会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首先总结的说,未来的养老机构将会是以社区养老为辐射中心,机构养老的技术和经验为服务主导,形成“机构服务+社区”养老的模式。
严格意义来说,机构养老不足以有效解决社会养老需求
虽然笔者是机构养老出身,也不愿意唱衰这类服务形式。但是,这种养老模式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不仅是对于老人高,对于经营者来说也是巨大的负担。
关注笔者的人都知道,笔者经常会分享一些关于养老机构建设和养老服务等方面的困局,其中就提到过建设一家养老院的成本。
如果以标准化养老作为建设对象,起码是千万起步,这里面包括建筑成本、助老设施、养老服务、娱乐设施、医疗康复等等复杂且高成本的内容。
所以,养老机构收费问题,也根本没法解决,就算是非营利机构,那也得保本经营不是?
而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建设的成果是什么?大约是“20㎡的居住空间+20㎡的活动空间”,都不如老人自己家大。
也就是说那么高的成本砸进去,换回来的成果并不理想。很多养老院只能够通过专业服务来拉平空间不足的弱势。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现状:机构养老的服务很专业
那这个时候为什么不把养老院服务能力的价值,最大化的发挥出来呢?
他们有很好的能力,但是受限于服务模式的成本,实际产生的价值和获得的利润都不够理想,那为什么不跳脱服务模式本身呢?
要知道,我们目前的社区养老,拥有非常之大的潜力,因为老人自己有住的地方,只需要一个规模够大,设备够专业的活动中心,以及一个服务够水平的养老体系。
前两者社区已经解决了,只需要养老机构进来,拿出来自己专业的服务水平就可以。
在其他成本控制的情况下,养老服务的价值会得到进一步的发挥,同时服务难度也在降低,这必然是一件多赢的事情。
说的这里,可能很多人不解,为什么社区养老一定要机构进来,而不是社区自己解决呢?
对此,笔者提几个服务方面的问题,在社区工作的朋友可以思考一下能不能够有效的解决。
问题一,养老服务第一要素就是体系的完善,因为老人是很多疾病的高发人群,自身腿脚也不够方便,需要很多细节的支持。比如生活方面需要助厕、助浴,医疗方面需要预防和预后等等,这些复杂的服务项目,社区是否能够胜任呢?
之前有社区找过笔者希望获得信息的支持,笔者看了一天之后,只能表示他们还是不要做,直接请专业的机构进来。一是成本太高,二是经验不足可能有风险。要知道老人摔一跤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而仅仅问题一,恐怕社区已经很难独立解决了。
问题二,大家可能不知道,对于老年人健康影响最大的,其实并不是疾病,而是情绪。关于“一夜白头”这种情况,恐怕很多人都是在艺术作品里看到的,而笔者却看过很多的现实例子。莫说一夜白头,有些老人第一天还活蹦乱套呢,尽尽可能因为一个心理上的打击,第二天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种情况养老机构会采取精神慰藉,也就是所谓的心理疏导和干预治疗。亦或者找个“过来人”劝,老话有种“说病”,就是指人受到心理打击之后,他人通过知识、经验来环节,其实也是心理治疗的一种形式。
而在这方面,社区恐怕也没有能力去雇佣或联合心理专家吧?不仅如此,在“及时发现问题,第一时间解决”的根本诉求上,也很难做到理想的状态。
另外还有很多问题,但笔者觉得没必要提了,之所以提出一些相对专业的问题,本质上是告诉大家社区养老当前的困局。
如果社区养老大量投入成本去解决困局,就意味着又走了一遍机构养老的老路,把养老成本再次提升来。所以,还不如强强联合,社区有空间,机构有技术,1+1>2“,最后三方得益。
由此来说,如果未来社区养老能够具备机构养老的服务能力,那么未来的机构养老,也就是养老院,必然会逐步走入社区,去应用自己的专业技术。
同时,养老院原有的设备、设施和住房,可以改建为专属于失能老人的机构。因为失能老人不太需要活动空间,但是一定需要专业服务。
而在总体养老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即以“社区为依托,专业服务为主导”的养老方式,实现了老有所依,老有所养。那么在扶持方面,也可以更加倾向于残疾、失能等有特殊服务需求的老人,这样也可以降低他们的生活成本。
以上,就是笔者现有经验所能够得到的“可见的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笔者也将在未来实践中不断探索,帮助子女们解决父母养老难的问题,帮助老人们解决养老生活孤独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