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老人不能站立如何护理

苏州老人不能站立如何护理?苏州人口的快速老化致使老人的健康问题日趋普遍。尤其因家庭及社会的变迁,老人的健康照护不再只是家庭成员的责任,也是整个社会国家之要务。老人除了身体疾病及生理功能的减退外,其心理健康亦不容忽视。常见的问题如老人痴呆症(dementia)精神沮丧(Depression),焦虑(Anxiety),压力(Stress),及低自尊心(Low self-esteem)等,若未即时给予帮助及治疗,都可能严重损害老人的福祉(well-being)进而影响其生活品质(Quality of life)。故推动有效的健康措施及方案于苏州老年人,将提昇其身心及社会的健康,亦达全民健保之终旨。在欧美,怀旧治疗被普遍应用于老人,其对促进老人心情,增加老人自尊心及自信心,减轻精神沮丧,提高生活满意度,及减低压力及焦虑有相当疗效。下面苏州养老院凯健友谊苑来讲讲老人不能站立如何护理。
艾瑞森(Erickson,1982)的发展理论中提到一个人必须经历八个发展阶段,而至终的第八阶段是以达到自我统合为目标。怀旧治疗提供一个人持续的自我概念,是一种能连贯人各发展阶段的适应机转(Parker,1995)。亚里斯多德的学说中提到”老人不是活在未来希望中而是活在过去的记忆中…所以他们不断地诉说过去的种种,因为他们从中得到愉快的感觉”(1941)。
老年人拥有对其个人过去种种的丰富记忆。记忆不但能反映出一个人过去经历,也常被用来作为一种治疗工具。怀旧治疗即为应用一个人的记忆为治疗工具的一种护理措施。帮助一个人适应其改变可从回忆过去做起(Parker,1995)。护理人员在照顾年老者常听到他们反覆地回述其过去的种种经历,从这裡可以看出”回忆过往”是老人在适应其老化过程不可或缺的。拔克(Parker)又认为一个人较偏向去回忆他的转型期,而较不偏向回忆他过去的平稳时期。故此,基于连贯主义论,怀旧治疗可说是对回忆一个人各发展阶段有助益,尤其在转型期。因老人正处于人生之转型期,故老人需怀旧治疗来帮助他们重建生活。巴特拉也说老人回忆其过去不是逃避而是老化自然的现象(Butler,1963)。最可惜的是他们的回述没有真正的倾听者来帮助他们反映过去进而重建其现在的生活目标。
苏州老人不能站立如何护理?
柯瓦克(Kovach,1991)解释怀旧治疗为”一种回顾过去事件的心智过程,而这些事件是对一个人有意义及有影响力的事件”他又说:”人可从此过程中来成长”。即使回忆过去会自然发生在每个人身上,怀旧治疗被应用成为一种独立的护理措施却是一种有计划的措施。而一个人的过去便是此措施的主旨。
亥特及本赛(Haight & Burnside,1993)把怀旧治疗当作是评判分析一个人的过去藉以帮助老人达到Erickson所说的”统合”为目标的一种措施。艾伯梭(Ebersole,1976)说怀旧治疗亦能帮助一个人解决现有的衝突和排除自我的罪恶感。在他的学说中又提到”人要处理他现有的感受前必须先处理他过去的”(1976)。
西方运用怀旧治疗的文献显示,怀旧治疗对改善老年人的精神状况及心情有最大的疗效(Nugent,1995)。其他诸如:增强自尊心、减低精神沮丧、增加其自身生活的满足度、及减少压力等皆有疗效(Nugent,1995; Ha,1993; Yousself, 1990; Rybarczyk & Auerbach,1990; Bucchel,1986)。另外,其他研究也证实怀旧治疗对增进自我成就感,提昇一个人的个人卫生概念和维持老年人之自尊心也有助益(Matteson & Munsat,1982; Hala,1975; Newbern,1992)。旁帝(Puentes,1999)使用简单的回顾法于照顾老人的护理人员身上之后,发现这些护士对老人的态度及同感心有明显的改善。怀旧治疗也被应用于护理之家老人,其结果显示这些老人在接受治疗期间其行为有改善。
柯瓦克(Kovach,1991)将怀旧治疗分成两大型态:一个是属于正向的回忆称之为确认怀旧(Validating reminiscence)是确认他的过去是丰富的,另一个是属于负向的回忆称之为痛惜怀旧(Lamenting reminiscence) 是个人对自己过去的遭遇表婉惜及哀伤。
执行怀旧治疗有二种主要方式: (一)有特定结构型态的团体治疗方式 (二)没有固定结构即随意的个别治疗方(Burnside & Haight,1994)。个别方式可能对老人较合适,一对一访谈有助于与个案建立良好关係,因老年人倾向于内向并且他们的心智能力减弱不宜在大众面前表达情绪,加上中国老人在表达情绪及内心感受上亦较西方人内向保守,此法亦保护个案隐私又不需事先计划流程,但也较费时及费力。
亥尔思(Health,1995)在他的研究中发现个案在回忆过去事件时呈现愉快的感觉,但也可能引人进入下意识的创伤中。因此,回忆过去愉快的事件无可厚非的可增加一个人的士气和改善低落的情绪,然而当一个人在回忆其过去痛苦经历时,虽可能会因而学习到自己如何度过那时期而达到正向效果,但也可能因而触发伤痛和失落感。也因此,执行怀旧治疗的专业人员必须受过训练,认知如何面对和处理此类情况,才能帮助老人从过去愉悦及惨痛的经验中皆可有所收穫。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在凯健苏州友谊苑中苏州老人不能站立如何护理的内容,欢迎拨打电话咨询。
凯健苏州友谊苑依托于美国资本和创始人多年美国养老社区投资运营的背景,凯健国际将美国CCRC的服务理念和服务标准引入到中国,在本土专业团队的实践之下,建立了一套符合国际标准与理念的运营服务体系。
凯健苏州友谊苑依托于对老人的动态评估,凯健国际为每一位入住的老人提供套餐式的服务,制定个性化的生活方案和护理康复方案,为老人建立专属的生活、健康档案,保证老人服务的针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