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养老院如何护理不能自理的老人

上海养老院如何护理不能自理的老人?父母不辞劳苦养育我们成长,为人子女长大后都希望好好照顾他们。但随着父母年纪渐长,机能退化及健康每况愈下,日常起居需要协助,照顾所需的时间和工作越来越多,而子女基于各种原因未能够妥善照料,这时,安排父母入住养老院是其中一个可行的选择。那下面由上海高端养老院凯健上海华鹏苑的专业人员给大家讲讲老人的护理。
上海养老院如何护理不能自理的老人?当长者身体机能衰退缺损,欠缺自理能力,需安排入住养老院,对长者和其家人而言,往往是没有选择下的选择,作为家人,应何去何从,为长者挑选「第二个家」,让长者住得开心,家人又能放心?
刘奶奶今年93岁,是凯健上海华鹏苑养老院的住客,入住4年,刘奶奶是少数愿意自行入住护养院的长者。9年前,她因为急性心脏病入院,经手术后植入心脏起搏器,其后身体机能日渐衰退。「当时我脊椎退化,渐渐无法自行去街,亦无法自己煮食,子女都要上班,无暇照顾我。儿子曾提议请工人,但我说我很挑剔,请他让我入住老人院,当年我先生也是住老人院。」她的儿子洪先生表示,爸爸曾确诊认知障碍症,遂安排他入住安老院。他说:「10多年前养老院网上资讯并不发达,我和太太便驾车到访多间安老院视察,观察过环境、人手、设施等再安排入住。」
后来爸爸去世,便轮到妈妈入住养老院。最初洪先生安排母亲一边入住爸爸从前住过的私营安老院,一边轮候资助宿位。由于他们希望选择指定地区的养老院,因此轮候时间长达4年。洪先生说:「安老院人手、硬件齐备,可以24小时照顾老人家,有事时也可及时急救。」去年,母亲曾在养老院内轻度中风,幸好当时有资深护士发现,立即把她送到医院。中风后,婆婆的听觉、言语、活动能力都受到影响,可幸言谈间思路仍然清晰,她更笑说住在医院期间很想尽快回到养老院。「医院食物不合口味,探病时间又短,不似这里餐餐都有汤水,又有水果,在养老院,我的仔女全日都可以来。」
刘奶奶入住养老院多年,问她当初入住时,生活环境突变,可有不惯?她笑说很快便适应了,之前能行走时,也不时参与养老院举办的「大旅行」,「新年会去行花市,也去过郊外旅行」。即使她近年因盆骨退化需坐轮椅,但她说行动不便的长者也可参加养老院特别准备的活动。
刘奶奶入住的养老院,为美国资深的养老及医疗投资商Columbia Pacific Management Co(CPM)以及新加坡淡马锡集团携手创建的凯健国际养老院,致力于中国养老产业的开拓。上海凯健华鹏苑秉承美国养老的先进养老理念、成熟的护理体系及专业的运营管理团队,打造适合中国老人的全新养老模式,希望在为中国老人提供舒适的家庭式生活环境的同时,为他们提供符合国际标准的医疗护理、康复以及生活照护服务。
上海养老院如何护理不能自理的老人?
凯健养老院负责人表示,现时大部分老人均是认知障碍症和中风患者。因此他们较着重认知训练和复康治疗,家属亦可按需要额外付费安排其他健康护理服务如言语治疗、足部治疗、心理服务等。在复康治疗室里,可以看到多名长者正接受物理及职业治疗,包括步行训练、吊机步行、拉绳等。「养老院每月费用除了包括宿位、起居饮食和照顾,亦包括每星期两节的基本复康活动。
由于这里的老人有四成属认知障碍症患者,因此养老院的设施亦特别为他们而设,例如一些房门外贴满长者的相片,亦有部分房门贴上长者的名字。「这是为了协助有认知障碍症的老人自行回到房间,团队会为他们特别设计居住环境。」护理人员说:「(认知障碍症)患者一般记得很久以前的事,对现时的生活环境、人物都感到陌生,因而感到情绪困扰。」因此院方亦特别设有一个佈置古色古香的怀旧角,层架上放满「旧物」,如传统婚嫁物品、旧式石磨、菲林相机、玻璃胆暖水壶等……职业治疗师会在此跟认知障碍症长者作「怀旧治疗」,让患者接触年轻时熟悉的日常物件,回顾过往的生活,重组感受抒发情绪。养老院亦设有多功能感官治疗室,透过为患者提供不同类别的感官刺激,提升其对环境接收及反应之能力。而全院照顾员均拥有「照顾认知障碍症患者」证书,亦设有电子防游走系统,各出入口均需拍卡解锁,避免长者走失。
对照顾行动不变,缺自理能力的长者,选择安老养老院,自然要更为小心。香港老年学会副总监赵廸华表示,除了参考该会的「香港安老养老院评审计划」的报告了解养老院服务细节,家人及长者亦应亲身前往养老院视察环境。她建议,「亲友比较好跟长者一起挑选养老院,以掌握长者的实际需要。对长者而言,不一定是『五星级』配套就是比较好,实际上不少长者对环境、设施要求并不多,反而会比较重视养老院所处位置,是否接近子女居所方便探望。」
如果你对上海养老院如何护理不能自理的老人还有什么疑问,欢迎拨打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