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哪些敬老院较好

上海哪些敬老院较好?养老问题是个社会化的难题,在全国的4.5亿个家庭中,独生子女家庭大约有1.6亿左右。比例接近了三分之一,从上世纪70年代起,开始施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响应国家号召的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已经步入了老年了。不管有没有养老金,养老的压力一定是要落在这一个孩子身上。一对夫妻照顾四位老人,任何一个老人生病都将严重影响到子女的工作生活。尤其是人到中年工作压力还大,在裁员潮的影响下,偶尔请个假都会有所顾虑,更何况是父母生病住院这种情况。所以把家里老人送到养老院也是个不错的决定。这里推荐上海最好的养老院凯健国际。
上海哪些敬老院较好?
我的母亲确诊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父亲的腿疾也未见好转。住地附近的二、三级医院皆在两公里之内,父母几乎每周二都步行去看大夫。周六或周日,我陪父母先去公园健走,再到弟弟家聚餐。一时间,家人团聚,其乐融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的心理和生理健康状况发生突发性下滑。照料父母的生活不仅使妹妹精疲力竭,也坚定了我另寻照料途径的决心。最终想到了把父母送到养老院生活。
来到上海凯健国际养老院,养老院的卧床均可遥控起降并设有护栏,天花板上嵌有滑轨,用于完全失能老人的挪移。电视、呼叫器、网线接口设置齐全,还有活动餐桌和饮水机。宽敞的卫生间内配有智能马桶。入住者的营养配餐均送入室内,洗头、洗脚、洗澡、洗外衣、洗被单和打扫房间也都由护理员做。
每层楼附设一个24小时值班站,就医由护士引领,体检也无须家属操心,轮椅或病床可直接推入大约200米远的三甲医院。楼下院内设有门诊部、超市、阅览室、健身馆等服务场所,院内面积和平整的散步道远非一般居住小区可比。
把父母送去养老院的第二天上午,父亲即发来微信:“这里服务相当好,昨天、今天已换药两次,很专业。”7天观察期结束,一个好友陪我去养老院签约。我们一出电梯,就见几个老人坐在值班台前的沙发上聊天。
这一楼层年龄最小的78岁,最年长的95岁。与父母聊天时,恰逢医疗团队查房和大夫率领护士给父亲换药。大夫打的绑腿自然紧实,老父的伤口不再淌水。父亲介绍,他们俩只要走出这座大楼,就有护理员跟随。出门前登记,外出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他和母亲对这里的食宿和服务非常满意。看到父亲和母亲能有个好的生活,我很开心。
上海哪些敬老院较好?如果想了解更多凯健国际养老院的内容,欢迎拨打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