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顶级的养老院凯健养老

由于人口快速老龄化,中国到2020年预计将有1410万认知症患者,而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增加到2330万,约占全世界认知症患者总数的3成 (Xu et al., 2017) 。

然而目前医学界对此疾病基本束手无策,一旦患病,病程将难以逆转。全球各地的研究表明,合理的照护能够有效地减缓认知症发展。但认知症的照护负担往往非常大,会显著影响照护者的身心健康,而这反过来又可能会通过降低照护水平而影响认知症患者的生活质量。

根据2018年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注:该病为认知症中最常见的一类)报告 (Patterson, 2018) ,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中,90%以上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都由家人照护。由此可知,认知症照护正成为越来越多中国家庭的压力事件 (stressful event) 。

尤其是在快速城镇化的地区,在现代性逐步解构传统家庭结构和价值观的背景下,探讨家属的照护压力、心理适应力及相应的支持性措施,显得尤为紧迫和必要。

上海最顶级的养老院凯健养老——认知症照护压力的来源和家属照护者的压力感知

在认知症病程中,常常伴随有不同程度的行为及心理症状 (BPSD:behavio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of dementia) 。既往研究表明,认知症照护压力主要来自患者的 BPSD。具体来说,认知症老人在病程中可能会出现言语或肢体攻击性行为,如骂人、打人、咬人、尖叫,或非攻击性行为,如话语重复和不停走动,以及焦虑、恐惧、易怒、伤感、日夜颠倒等行为及心理症状。在这些症状中,抑郁症状最为普遍,超过一半的认知症患者都会有。

然而,我们在城镇化地区的调查中发现,认知症老人的行为及心理症状往往被照护者误解为单纯的不良行为。由于缺乏对认知症基本常识的了解,照护者不能完全相信这些症状是由疾病所导致的,他们中很多人归因为老人“淘气”、“管不住自己”,进而迁怒甚至责骂老人。与老人在患病前共同生活过的照护者往往难以接受老人患病前后的变化,这种印象上的极大反差也被照护者们解读为照护过程中自我情绪失控的重要原因。

通过 Zarit 照护负担量表 (ZBI) ,基于我们的研究团队 (Yang & Ran,2019) 在四川省的发现,有30%至45%的照护者表示,照护认知症老人“经常”或“一直”影响自己的生活,其中包括身体健康、家务和照料之间的平衡、按照自己意愿去生活、社交等;照护者感知的负担与他们每天照护的时长、自身的年龄和功能水平,以及认知症老人BPSD的严重程度都有显著的相关性。

值得注意的是,绝大多数认知症老人并未完全丧失认知功能,照护者的压力感知和负面情绪也会传导给他们,对其病情产生消极影响。